叮咚快评-“67岁产妇”超生第三胎,该不该缴纳社会抚养费?_叮咚快评

叮咚快评|“67岁产妇”超生第三胎,该不该缴纳社会抚养费?_叮咚快评
叮咚快评|“67岁产妇”超生第三胎,该不该交纳社会抚养费?生育 配偶 法令 黄维平 人口438348叮咚快评  文|李英锋(律师)  近来,山东省枣庄市67岁产妇剖腹产下一名女婴,因是否为天然受孕和或许面对超生罚款引发社会重视。多位人口专家指出,现行《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并没有对年纪作出界定,但考虑到黄维平配偶年纪均超6岁,受《老年人权益保证法》维护,应该不会被罚款。  针对黄维平配偶的高龄生育现象,社会重视和评论的焦点从生理、道德又转向了法理,而有关法理问题的考虑和疑问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高龄生育三胎是否归于超生?二是老年人超生是否应该交纳社会抚养费?对此,不少专家都宣布了定见,网友们也在热议,虽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有些观念却让人无所适从。笔者以为,有必要在现有法令结构内对这起高龄生育行为的性质和职责进行整理,给出一个清晰的法令答案。  虽然依照生育规则对育龄妇女进行生育处理的年纪上限是49岁,但在法令上没有鉴别生育行为性质的年纪边界,现行法令仍将计划生育定为国家基本国策,“发起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并没有赋予老年人超生豁免权。黄维平配偶之前现已生育一对子女,此番再生一女,系第三胎。  有人主张,可根据《山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令》第二十条第(六)项之规则,由相关部分将黄维平配偶生育三胎的行为认定为“其他景象”。笔者以为不当,一则此种认定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等上位法中没有清晰根据;二则黄维平配偶之前所生两子女身体健康,且没有再婚生育、收养等特别景象,仅以年纪较大为由,给予黄维平配偶特别生育照顾,不符合法令法规针对一些特别景象“同意再生育子女”的原意,也不符合生育公正;三则即使可将高龄生育视为“其他景象”,但也需拟生育者提早请求报批。现实上,黄维平配偶并未到相关部分处理任何手续,依照《山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令》第三十七条已构成违法行为,假如有关部分在过后追认黄维平配偶生育行为归于“其他景象”,就与程序相悖。所以说,黄维平配偶的高龄生育行为现已构成“超生”。  在此基础上,再评论第二个问题。固然,黄维平配偶的年纪均已超越6周岁,归于《老年人权益保证法》的维护规模,但该法第一条开宗明义写到“为了保证老年人合法权益……”可是,超生明显不是老年人依法享有的权益,因而《老年人权益保证法》不是黄维平配偶超生问题的“护身符”。根据有关计生的法令法规来查询乃至处理黄维平配偶超生问题,并不侵略他们的合法权益,与《老年人权益保证法》也不冲突。  并且,社会抚养费是行政征收,不是罚款,在《老年人权益保证法》中没有针对老年人超生行为减免社会抚养费的规则,在有关计生法令法规中也没有减免社会抚养费规则。《社会抚养费征收处理办法》第六条和《山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令》第四十二条仅仅规则当事人实践收入水平过低,一次性交纳社会抚养费确有实践困难的,能够请求分期交纳。黄维平配偶分别从当地的司法部分、妇幼保健院退休,有安稳的退休金收入。依照现实和法令,找不到为黄维平配偶的生育行为开绿灯的理由。  当时的法令点评便是这样。依法理性剖析有助于精确评价、判别黄维平配偶的高龄生育问题(以及类似问题)对生育次序、人口处理和服务以及法治的影响,有助于看清法令的短板和缝隙,并适应人口开展的趋势,加速变革社会抚养费征缴准则,调整完善人口处理法令体系。  【栏目主持人】丁建庭  【投稿邮箱】nfrbpl@126.com  【来历】 南边报业传媒集团南边+客户端 南边号~自营号~深度~叮咚快评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